1

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

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蘑菇街仿佛已成为了不再“年轻”的电商平台,开始逐渐被用户遗忘。蘑菇街正在探索“设计师×时尚主播”商业模式落地。

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

文 | Rita

你还记得“蘑菇街,我的买手街”吗?

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蘑菇街仿佛已成为了不再“年轻”的电商平台,开始逐渐被用户遗忘,近日有消息报道,蘑菇街正在探索“设计师×时尚主播”商业模式落地。

具体来看是帮助小众独立设计师,通过直播,触达到大众用户,同时借助蘑菇街,为设计师提供线上销售渠道,实现带货。同时在未来,推出设计师与主播联名款,打造主播“品牌化”。以此来推动蘑菇街直播业务的增速。

事实上,从最初的兴盛到如今的“停滞”,蘑菇街经过了长时间的探索期,才最终找到适合持续发展的道路。

流量受限、竞争对手频出

用户品牌记忆弱

如今的电商行业,已经从上半场激烈的厮杀,野蛮的扩张后,开始逐渐进入下半场的角力。

那么,为什么在小红书与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增长强劲下,蘑菇街还在原地踏步?

时机错失,蘑菇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未能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首先,蘑菇街面对的就是流量受限。蘑菇街上线最初的定位是依托于淘宝的“导购平台”,用户可以分享带有第三方电商平台(比如淘宝)链接的时尚产品。

当时蘑菇街展示的大部分产品均来自于阿里旗下的淘宝,因此,蘑菇街早期大部分收入也是来自淘宝的推荐佣金,反之阿里也从中获取到大量流量。

而面对不断壮大的导购平台,阿里最终采取举措,在2013年前后,“封杀”导购平台,先是取消了蘑菇街的淘宝客联盟资格,随后不久又屏蔽了它通向淘宝的所有外链,全面控制其流量来源。

与其同样受限的还有美丽说。

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

经历“淘宝封杀”事件后,阿里就曾抛出橄榄枝,欲以2亿美元收购蘑菇街,但被蘑菇街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陈琪直接拒绝。

“我们的愿景非常不一样。我们想成为一个时尚目的地,像杂志一样允许各种零售商进行促销,如果接受阿里的投资,我们就要阻止内容创造者分享阿里巴巴竞争对手的东西,这显然违背了我们作为时尚目的地的价值主张”,蘑菇街陈琪曾说。

面对流量受限,为了活下去,蘑菇街与美丽说,不得不转型做电商,两者不约而同的走向垂直电商平台,这也导致两者的竞争关系愈发激烈。

最终美丽说由于无节制的扩张,在和美丽说的合并中,被蘑菇街占据了主动权。

两者的合并经过了长时间的磨合期,在时间的间隙中,小红书催生而出。陈琪曾谈到,和美丽说的竞争和整合花费了太多资源给了小红书生长的机会。

另一方面,拼多多依托于腾讯,以“社交裂变”、“农村包围城市”,实现野蛮生长。

面对崛起的电商“新秀”带来的冲击,如今有多少人记得“蘑菇街,你的买手街”?

在新一代消费者心中,对于蘑菇街的品牌记忆、品牌认知越来越弱,俨然已经成为了80后女性的过往记忆。

现在蘑菇街无论是在营收,还是增长上,还是其他,都面临着多重挑战。根据其招股书显示,2016年4月到2017年3月的蘑菇街财报总营收入为11.1亿元。2017年4月到2018年3月的营收入为9.73亿元,2018年4月到2018年9月底,半年的营收入仅为4.895亿元。

和去年2017年同期营收入4.804亿元相比,蘑菇街一年时间营收增长为0.091亿元,增长仅为1.9%。

同时,截止2018年9月30日前的12个月,蘑菇街MAU及活跃买家数同比增速分别为0.9%及3%。

这也是蘑菇街面临的最大难点之一,用户对于品牌没有记忆,甚至到开始遗忘,不仅会导致营收增长缓慢,活跃用户增长缓慢,甚至有可能出现衰退。

发力直播

打造“广告+导购”的复合商业模式

在面对各方面的危机时,从2016年开始,蘑菇街持续发力直播业务。

在蘑菇街招股书中提到,蘑菇街正在减少营销客户的数量,将更多的平台内容向直播倾斜,以此来提高用户参与度和体验,表明蘑菇街希望能抓住网红直播经济的风口。

根据蘑菇街IPO后发布的首份财报显示,蘑菇街的直播业务本季度GMV同比增长177.8%,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蘑菇街平台GMV为169.78亿元,同比增长21.5%。

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

直播业务实现了不错的增速,如今在蘑菇街最新的改版当中,首屏为时尚社区,除首页上方的电商类目导航之外,其余的是直播入口和穿搭社区。第二屏则是主播的个人品牌,从入口上更加注重内容的打造。

实际从2016年开始,蘑菇街开启直播购物模式,打造网红直播电商双十一,随后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开放了直播间直接下单功能,以及推出“直播+红人+电商”的运营模式。

依托于主播进行卖货,同时打造前店后厂的供应链模式。

2018年,蘑菇街推出了“前播后厂”直播购物模式,通过直播直接连接消费者与供应链,工厂可以根据预订需求生产,实现C2M定制,小批量生产,再根据上一波用户反馈优化下一批产品。

“从成本角度看,直播具有快速销售的特点,能够先接订单再投产,减轻库存压力,降低供应端成本”,陈琪表示。

据悉,在2018年9月,蘑菇街平台上用户每天花费超过35分钟观看视频。其中一部分原因在于,网购少女除了在商品SKU数量、价格因素之外,她们对网红商品、KOL的种草接受度很高,QuestMobile数据显示。

蘑菇街副总裁、直播事业部负责人洛伊透露,直播在未来将是所有品牌、商家、工厂的标配,这一趋势在2019年会更为明显,并表示蘑菇街在2019年还会授牌更多的优质供应链。

蘑菇街业务战略重点放在增长效率更高的直播业务,也部分导致蘑菇街2018年Q4的营销服务收入由2018财年同期的1.454亿元减少9.6%至1.314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蘑菇街的视频直播业务虽然实现了快速增长,但受限于蘑菇街整体的体量,其发展瓶颈也比较明显。

相比拥有大体量活跃用户的淘宝,蘑菇街2018年活跃买家数量仅为3450万人,而根据阿里Q3财报显示,淘宝一个季度的新增用户就达到3300万,接近蘑菇街几乎所有的活跃用户。

那么,如今在被消费者逐渐遗忘的蘑菇街,能否绝地求生,实现快速增长?反之就是消泯于时代的大轮之下,逐渐被消费者遗忘。

● ● ●

本文由 Morketing原创发布

申请转载请在文末留言

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

"被遗忘的蘑菇街,能否依托直播业务绝地求生?"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