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荒苘地竟是聚宝盆

这年开春,他嫌种田辛苦,买了些苘麻种子,撒到田里,就不管了。这天,王二顺悄悄藏在村口,等孙庆槐下工回来,他就跳出来拦住了孙庆槐,笑嘻嘻地说:“庆槐,听说你是万事通,我就不信”。


荒苘地竟是聚宝盆

Chapter 1


大王村里有个叫王二顺的后生,奸懒馋滑。这年开春,他嫌种田辛苦,买了些苘麻种子,撒到田里,就不管了。转眼到了夏天,看着人家的庄稼都开始抽穗结果了,他家的苘麻却长得赖赖巴巴。这不眼瞅着要挨饿吗?王二顺眼珠儿一转,忽然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王二顺家的东邻,是孙庆槐家。孙庆槐这人老实又心善,心眼儿也算够使,但也有个毛病,好赌。不是赌牌赌钱,是好打赌,争个输赢。

这天,王二顺悄悄藏在村口,等孙庆槐下工回来,他就跳出来拦住了孙庆槐,笑嘻嘻地说:“庆槐,听说你是万事通,我就不信。”他这一激,孙庆槐就上了套儿,瞪起眼睛说:“你说,我有啥不知道的?”王二顺说:“我说一个你就不知道。”孙庆槐说:“扯!你知道的我都知道!”王二顺说:“有个东西你就不知道。不信,咱打赌。”孙庆槐说:“赌就赌!”

两个人击掌为赌,赌金是1两银子。王二顺开赌:“我赌我家地里的苘卖不了3两银子。”孙庆槐说:“能卖!”王二顺说:“那好吧。能卖得了,你就赢了;卖不了,你就输了。你去卖吧。”孙庆槐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哪能就赌输了呢,他一生气,自己借钱买下了王二顺家地里的苘,那就算赢啦。

王二顺接过3两银子,分出1两银子给了孙庆槐,自己收起了那2两,拍了拍孙庆槐的肩膀,得意洋洋地笑道:“大哥,你赢了!你真行,真是万事通啊,我服了你!我家那几亩苘,就归你啦!”他哼着小曲走了。孙庆槐赢了赌,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气嘟嘟地来到下河套里。

王二顺家的地,就在下河套里。大唐河经常泛滥,朝廷重金整治,除了挖深拓宽河道,还在河堤外兴建了一条更宽的下河套,河套外再修大堤。河套里面这些地,也被官府卖了,水少的年份可以耕种,水一多就只能淹了。今年水势稍大,别人家的庄稼都被淹了,王二顺家的苘却还长着,虽说长得不咋样,但至少没被淹死。可这些赖赖巴巴的苘,又能卖几个钱?孙庆槐赌输了2两银子呢。

孙庆槐越想越是懊恼。这时,远远地传来一阵喊声,像是闺女在喊他。他忙站到大堤上,往村头一望,正是闺女。他一边应着一边跑过去,闺女都快哭成了泪人,见到他就哽咽着说:“爹呀,我娘快把我哥打死了,你快回去吧!”孙庆槐蹽开大步往家奔。

还没进家门,他就听到“啪啪”的抽打声,他一个箭步冲进房里,见老婆翠芝正用尺子抽打着儿子大峰。大峰趴在凳子上,只管挨打,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孙庆槐拦住了翠芝,问她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儿。翠芝生气地说:“这么小的娃娃,就会偷钱了!”大峰倔强地说:“我没偷!”翠芝更生气了:“那你说,你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大峰鼓了鼓眼睛,却不说话。

孙庆槐知道儿子的脾气,他要是不愿意说,就是打死了他也不会张嘴。他就让翠芝先出去,这才问道:“你跟爹说,是咋回事儿?”

大峰说:“那你先答应我,这事儿别告诉我爷爷。”

荒苘地竟是聚宝盆

Chapter 2


怎么又和老爹扯上了?孙庆槐虽然满腹疑窦,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大峰这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前几天,村里的几个孩子在一个土坡上玩儿攻城游戏,小妹攻城的时候,稍微使大了点儿劲,那裤子就“刺啦”一声撕开了。孩子们看到了她的屁股,就嚷:“小妞儿露屁股啦!”他忙着带小妹回了家。

他跟娘说,还是给小妹做条新裤子吧。可娘说,家里还是借钱度日呢,哪有钱买新裤子。大峰看小妹那裤子已经穿了好久了,都糟了,稍稍一动,弄不好还会破,还会遭人笑。可娘不给小妹买,他也不能硬着来。他正愁眉不展之际,爷爷拿出几文钱给他,让他到集上去买1斤烟沫回来抽。

大峰到集上去,路过下河套的苘地,看到黄黄的苘叶,忽然灵机一动。他到集上去,只买回了半斤烟沫,然后又选着干苘叶摘了半斤,揉碎了掺进烟沫里,还真不好看出来。他把烟沫拿给爷爷,爷爷也没抽出异样来。

有了这回的成功,大峰的胆子就更大了。下回爷爷再让他去买烟沫时,他就买了2两烟沫,混进了8两苘叶,爷爷也没抽出来。他想,再这么混几回,省出的钱就够给小妹买块布做条新裤子了。

他把省下来的铜钱藏在柜子里他的衣裳中间,谁知道娘看今天天气好,翻出衣裳来晒,一下子就发现了那些铜钱。问他是怎么来的,他怕爷爷知道了生气,只能闭口不谈。娘就生气啊,把他打成了这样。

听了儿子的话,孙庆槐愧疚不已。就因为他打了那个倒霉的赌,才让全家举债度日,老婆没钱给闺女买布做裤子,也让儿子挨了一顿冤枉打。更让他揪心的是,老爹居然还抽上了苘叶。这要传出去,那得多丢人呀!他安抚了儿子两句,出来又跟翠芝说,错怪了儿子啊,日后他再慢慢说。他来到邻居家,跟大伯赊了半斤烟沫,用纸包好,拿回家来。

他进到爹的屋里,把烟沫递上去,对爹说:“爹,我买了半斤好烟沫,你尝一尝。”他爹是个烟鬼,见到烟就没命,听说有好烟沫,马上接过来,装了一烟袋锅子,打着火镰。他猛嘬了两口,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把烟沫磕掉了,拽过自己的烟笸箩:“你那叫啥好烟?比我这个差远了。”

孙庆槐不会抽烟,自然也尝不出好坏,不知道老爹说这话是真是假。这时,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见是吴郎中,忙着接进门来。吴郎中悄悄问他:“听说你跟王二顺打了个赌,输了2两银子?”孙庆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点了点头。吴郎中叹了口气说:“我说你爹这些时候没去抓药呢。乡里乡亲的,别跟钱上计较。先看病,往后有钱了再说啊。”

孙老爹听到吴郎中的声音,就喊道:“是吴郎中吗?进屋来说话。”吴郎中忙着进了屋。孙老爹拽过烟沫笸箩,对吴郎中说:“你快尝尝,好烟沫,好烟沫呀。”吴郎中尝了一烟袋锅子,点着头说:“好烟沫。哪里买来的?”孙老爹说,是孙子买的,说不清是在哪个摊子上买的,只怕是人家卖错了呢。吴郎中掏出几个铜钱:“你孙子再去买的时候,也给我带1斤。”

孙庆槐送吴郎中出门的时候,问他那烟沫到底咋样。吴郎中说那烟沫好啊,有着烟的味道,但很轻柔,不呛嗓子。看看,孙老爹抽了这种好烟沫,咳嗽的毛病都好多了,难怪没去他那里看病。孙庆槐心里那叫一喜,儿子无意中给他寻到了一个宝啊。

草草地吃过了晚饭,孙庆槐就拉着全家出了门,来到下河套里,摘起干黄的苘叶来。两个孩子摘到半宿,他们夫妻俩人则足足摘了一宿,终于把那几亩地里干黄的苘叶都摘回了家,装了半间柴房。孙庆槐又到集上买回了200斤烟叶,按照2两烟叶8两苘叶的配比,搓成了烟沫,先给吴郎中送去1斤,然后就拿到集上去卖。

说来也怪,他带到集上去的百十斤烟沫,一天就全给卖掉了,赚了几百个铜钱呢。他高兴啊,给老爹买了一包点心,让他解解馋吧,给闺女买了块布,做条新裤子吧,又买了一块肉,包顿饺子吃。他高高兴兴地回到家,把东西和铜钱拿出来,翠芝都给吓着了。孙庆槐悄悄告诉了她,翠芝顿时兴奋得眉飞色舞。

荒苘地竟是聚宝盆

Chapter 3


从那以后,孙庆槐夜里和翠芝去摘苘叶,再由翠芝带着孩子悄悄搓出来,他到各处的集上去卖。

没多长时间,他就把借的债都还清了,再赚就是自己的啦。每天都有几百个铜钱的收入,可把他乐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上去了。

更奇怪的事情紧跟着发生了。孙庆槐他们把干黄的苘叶一摘,那苘竟疯了般地长起来。不过一个来月的光景,竟长到了一人多高,绿油油的一大片,棵棵都很壮实,拇指般粗细了,顶上也开出了金灿灿的花,结出了肥厚的果实。

这天,孙庆槐正在集上卖烟沫,县城里专做麻绳生意的陈水根气喘吁吁地找到他,上来就问:“下河套里那片苘,是你的?”孙庆槐点点头说:“嗯,是我打赌赢来的。”陈水根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这个赌打得值,赢得好啊。那些苘,有人买了没?”孙庆槐摇了摇头。陈水根掏出2两银子塞到他手心里:“那我就全定下了,10两银子,没比这个价更高的啦。等收了苘,我就把余下的8两银子全都给你。”

今年水大,小唐河发了水,知府大人奏报朝廷,拿到了一笔款子,要专门修治河道。修治河道要用许多麻绳,就跟陈水根来订,陈水根跑遍了县境,发现王二顺家的苘长得最好,苘麻最适合做粗绳,就找王二顺去定。王二顺输了赌,怕孙庆槐把银子要回去,不敢擅作主张,就说那些苘已经归孙庆槐了。陈水根这才一路追过来。

听说有10两银子好赚,孙庆槐忙着应下来。

孙庆槐喜滋滋地回到家,却有个人正在等他。这人长得很富态,穿得也讲究,一看就是个有钱人。这人自我介绍说,他叫苏正茂,是个药材商。他刚才路过下河套时,见那里的一片苘长势良好,他就想买下那些苘籽。他估算了一下,那些苘籽值2两银子,他愿先掏1两定金。孙庆槐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这苘籽还是药材呀?”苏正茂点点头说:“是啊。苘籽特别有助于明目,对治疗眼疾有奇效。”孙庆槐忙着应了下来。

孙庆槐这里乐着,王二顺却乐不起来了。孙庆槐家吃肉穿新衣,他看在眼里,也红在眼里。孙庆槐家哪来的好生活?他除了种那几亩地,就是收下了自家的苘啊。地还是那地,粮食还没产下来,难道他赚的钱都是苘换来的?他跑到下河套去看,咋看也看不出门道。他眼珠儿一转,坏主意又来了。

这天傍晚,他又在村口截住了孙庆槐。他笑嘻嘻地说:“大哥,敢不敢再跟我打个赌?我保证,你一准儿输!”孙庆槐摆了摆手说:“我可不跟你赌了。上回赌输了,我到处借债啊,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险些把我愁死。有那工夫,还不如琢磨琢磨怎么挣钱。你家的苘地,真是个聚宝盆呀。我也得琢磨琢磨,看看怎么让我家的地也变成聚宝盆。”

孙庆槐笑呵呵地走了。

王二顺一时愣在那里。他想不明白啊,他家的苘地,怎么就是聚宝盆了,他可真得好好琢磨琢磨了。守着聚宝盆再去要饭,就成天大的笑话了不是。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9年04月上半月刊

栏目|百家故事

原标题|斗苘

作者|于小渔

图|来源网络

"荒苘地竟是聚宝盆"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