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大案纪实】鲜为人知的疯狂旅馆杀人事件全记录

影片讲述一个汽车旅馆里,住进了10个人,他们中间有司机、妓女、过气女星、夫妇、警探和他的犯人,还有神秘的旅馆经理。

《致命ID》是一部高分悬疑电影:影片讲述一个汽车旅馆里,住进了10个人,他们中间有司机、妓女、过气女星、夫妇、警探和他的犯人,还有神秘的旅馆经理。这天风雨大作,通讯中断,10人被困在了旅馆里,惊悚的故事开始了。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并且按照顺序留下牌号。10个人存活下来的渐渐变少,他们开始恐慌,互相猜忌,却无意间发现了彼此间的联系。但是,大家怀疑的嫌疑人却纷纷死去,谜团笼罩在旅馆狭小的空间里,这样的凶杀案件却有着人们猜不到的真相……

【中国大案纪实】鲜为人知的疯狂旅馆杀人事件全记录

说到旅馆杀人,今天的大案故事就要讲一位这样的罪犯,他在90年代流窜十几个省市自治区作案26起,杀害25人,其间他还逃出国两年,他的杀人地点全部都是在旅馆房间内。

今天我们大案的主人公

【中国大案纪实】鲜为人知的疯狂旅馆杀人事件全记录

姓名:李枝永

国籍:中国

身高:1.70

李枝永出身农民,父母都是不识字,兄弟姐妹6个,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全家脸朝黄土背朝天种着一亩地。

由于生活困难,直到12岁,李枝永才上了小学一年级。初中毕业时,李枝永便外出闯世界了。

李枝永边打工边修电器边钻研经商方面的学问。

某日,李枝永巧遇一位商人,商人告诉他,成功不仅仅只靠经商,而必须广交天下朋友,结识三教九流,博采各门学科,既是专家又是杂家。

经过商人的这番提点:李枝永开始结识三教九流,慢慢的懂得了攻其不备,速战速决,声东击西,欲擒故纵,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利用矛盾,各个击破等军事学问,特别是懂得了法律、侦查等知识。

虽然李枝永为了从商走了不少地方,也考察了不少项目,但没有资金,只能是纸上谈兵,画饼充饥而已。

1985年,当李枝永流浪到瑞丽时,已经穷的连米线都吃不起了。

就在李枝永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昆明的惯偷彻底改变了李枝永的生活。

惯偷告诉李枝永,一个男子汉难道还会被尿憋死?于是惯偷教李枝永如何扭门撬锁,如何销赃转移。

就这样……李枝永被拉下了水,同时也改变了李枝永的命运。

1996年4月17日下午2点,云南省瑞丽市银河派出所接到市客运站招待所电话报称,该所150房间旅客何建新,惨死在自己的床位上,身上的钱及身份证都失踪。听说发生了杀人案,派出所不敢怠慢,立即向市公安局作了报告。20多分钟后,瑞丽市局长、副局长带领法医等刑侦干警,赶到了现场。

死者何建新被用用电击器,连续击打心脏致死。经现场拍照取证之后.侦查人员立刻查阅了住宿登记,看到4月16日与死者何建新同住者所持身份证地址是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姓名为高盛龙。

据服务员回忆,高盛龙身高1.70左右,很瘦,面黑,背驼,身穿黑色西装。不过服务员觉得,高盛龙似乎是云南本地口音,不像是广西人。

这个高盛龙杀人手段非常熟练,死者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现场勘察表明,高盛龙没有留下指纹、足印等任何证据。

看来,高盛龙绝对是一个惯犯,并不是第一次杀人。瑞丽警方非常吃惊,马上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感觉到了此案沉重的分量。

这个高盛龙竟敢在全国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的“严打”斗争中顶风作案,他决非等闲之辈。

刑侦干警立刻联想到了三年前公安部串并的旅馆系列杀人抢劫案,从作案场所到手段等等,极为相似。

于是便调取案宗,发现同类案件最初在3年前,也就是1993年的2月7日。

原来那个3年前的黑衣人又回来了!!

1993年2月8日上午9点钟,云南省保山市客运站饭店的服务员象往常一样,走上三楼开始打扫房间。当她来到305房间时,照例先习惯性地叩门数下,并轻声询问:“服务员,打扫房间?”房间内毫无反应,看来客人已经退房走了,服务员便用钥匙打开房门。当她推开房门,隐约感觉到有股肉烧焦的气味。她定睛往里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靠外侧墙壁的那张床上,仰面朝天躺着一具扭曲的尸体!

“啊!!”服务员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引来了饭店的其他服务员和几名旅客。

云南省保山市东门派出所接到报案,这名叫马天强的旅客,死在保山市客运站旅社的305房内。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发现马天强双目圆睁,死在床上。现场没有血迹和搏斗痕迹,尸体上心脏部位有明显电击伤。

看来,凶手是在深夜,悄悄靠近马天强,用电击枪将其活活电死的。

根据联系马天强的家属,确认死者马天强系云南省腾冲县上营乡大好坪村人,52岁,系经营小百货的个体户。案发前一天即1993年2月7日,他携带大约2万元钱前来保山市进货,这些钱现在已经不见踪影。

与马天强同住一室的霍庆贵清晨已经离店,并用马天强的身份证从服务台取走了死者的押金。霍庆贵被列为重大杀人嫌疑。

这个案件并非没有线索,首先,凶手留下了霍庆贵的身份证登记信息。

其次,凶手还和几个人接触过。

刑警在住宿登记簿上查到,案发前一天晚上,霍庆贵住的不是305房间,而是与一位名叫邱明华的四川内江市东兴区高梁镇邓河村人同住213房间。

邱明华此时尚未离店,警方立即找到他。邱明华当过兵,身高体壮,有1米8。他在前一天中午入主,几小时后霍庆贵就住了进来,两人吹了一会牛。据霍庆贵说,他是个体户,已经赚了几十万元钱,这次是来讨债的。

后来也许看邱明华强壮如牛,怕万一发生搏斗不是对手,霍庆贵找了个借口更换了一个房间。

邱明华此时也知道了霍庆贵夜晚杀死同屋抢劫的事情,吓得半死,惊魂未定。由于邱明华是案发前和凶手接触过几个小时,对凶手印象比较深,很快描述了凶手的相貌特征。

据他报称,霍庆贵个子不高,身高1.7米左右,人比较瘦,但肩膀挺宽,看起来还是有些力气。他的打扮一看就是长期在江湖行走,做生意或者行骗的。他身穿黑色西装,脚蹬黑色皮鞋,手提黑色皮包,讲云南口音很重的普通话。

邱明华表示,如果在看到霍庆贵,一定可以认出来。

按照霍庆贵在店内登记的身份证的地址为:保山市西邑乡大湾村。

警方立即带着热心的邱明华赶赴保山,抓捕霍庆贵。但他们赶到大湾村以后,还没来得及抓捕,邱明华就发现这个霍庆贵和他见过的霍庆贵完全不同,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大湾村村长也作证,霍庆贵是个老师巴结的农民,多年没有离开过村子,只是偶尔去乡里赶集。2月份,霍庆贵从没离开过家。

可以断定,霍庆贵根本就不是作案人。警方随后询问霍庆贵,霍庆贵说他在1992年11月上旬和未婚妻去保山市“红光照相馆’’拍结婚照时,放在中山装上衣口袋里的身份证和几十元钱都被扒手偷走了。霍庆贵的未婚妻还告诉刑警,当时在照相馆发现身份证和钱被扒窃时,照相馆的一位营业负说她看见小偷下手的,因怕小偷报复而不敢吭声。

他已经在公安局备案,重新领了新身份证。

【中国大案纪实】鲜为人知的疯狂旅馆杀人事件全记录

经过反复调查,霍庆贵没有说假话。

由此,杀人案的线索断了,但刑警并没有放弃,推测会不会是偷了霍庆贵身份证的小偷干了这些案子,但开始寻找这个小偷。

刑警便“红光照相馆”走访,找到了当时目击小偷扒窃霍庆贵身份证的女营业员。据女营业员回忆,那个小偷是个二十四五岁的男青年,矮个子,小脑袋,一只眼睛的眼皮上有一个较为明显的疤痕。

这个小偷以前就在这里混,她以前见到过他被群众扭送到公安局,似乎姓宋。

刑警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分析认为小偷很有可能是保山当地人。

于是,刑警调集了本市犯有扒窃前科的小偷的所有资料,一查,注意力集中到住在川江路的宋建中身上。宋建中,二十六岁,原是建筑公司电工,1989年因扒窃而被捕,送劳动教养三年。去年劳教期满回来后,靠做临时工谋生。据街道干部反映,宋建中的生活过得很滋润,远非临时工收入所能达到的,警方判断其显然有重操旧业之嫌。

市局刑侦大队一位领导拍板:“请女营业员秘密辨认,如果宋建中确是扒窃霍庆贵的小偷,寻机抓起来突审!”

当天晚上,刑警获知宋建中在“欢欢舞厅”跳舞,便把照相馆女营业员带去,请她在几十名舞客中辨认曾经见到过的小偷。女营业员辨认了一会,指认了宋建中:“就是他!’’

于是,宋建中被押到市公安局后,办“2.7凶杀案”的刑警立刻对他进行审讯,不问别的,单问去年11月上旬在“红光照相馆”扒窃身份证之事。

宋建中折进过局子,深知警方办案的路子,闻言愣了:“怎么问这个……”

刑警:“你扒窃的那张身份证,现被发现和最近发生的一起杀人抢劫案有关。这意味着什么,想必你也知道!”

宋建中听了,马上吓得大叫“这和我没有关系。你们别栽我的赃啊!”,随后就作了交代。

去年11月上旬的一个上午,宋建中在保山市“大新商场”作案,他把一个穿黑色西装、手提黑色皮包的三十来岁的男子定为目标。乘对方的注意力集中在柜台里的商品上时,他挨拢上去,把两根手指头伸进了对方的衣兜。但是,宋建中失算了,他的手指还没触摸到什么东西时,已经被那人用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隔着衣服牢牢抓住了!

“哦!这……对……对不起……’’

“跟我走!”“黑衣人,”低声命令。

两人来到商场一角,“黑衣人”说:“听着,大家都是走江湖的,我不打算难为你,但你必须给我办一件事……”

宋建中:“大哥,请吩咐!请吩咐!”

黑衣人:“你给我去搞几张身份证来,年龄在20岁以上,40岁以下,面容接近于我。 3天后的下午2点钟,在这里见面,交货!”

宋建中:“ 是 !是!”

黑衣人:“你如果失信于我,那你今后就别再想干这一行了,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明白吗?’’

三天后,宋建中去约定的地方,把他所窃得的三张身份证交给“黑衣人”。“黑衣人”给了他20元钱后,扬长而去。从此,宋建中再也未见到过这个“黑衣人”。

宋建中的交代,证实了梁新贵所同室而居的与宋建中所描述的“黑衣人”的外貌特征十分相似。

这可能是唯一和凶手有关的线索。

但刑警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侦破工作陷入僵局的时候,这个所谓的假霍庆贵居然又犯案了。

一张张身份证,一连串的旅馆杀人事件

4月12日晚,一位名叫姚兴华的26岁青年,惨死于保山市东门联营旅社304房,身上的3500元现金和身份证不翼而飞。姚兴华刚刚结婚1年,是来保山跑运输的,谁知道不明不白送了命。

当晚与他同住的旅客名叫陶弼才,身份证信息为保山市辛街乡周里村人。

经过现场检查,姚兴华也是被电击致死。

根据和凶手接触过的服务员描述,这个陶弼才和那个凶手相貌非常一致,甚至同样穿着黑西装,看来就是同一个人。

唯一的线索,就是又留下了的一张身份证。

有了第一次黑衣人利用霍庆贵身份证作案的前车之鉴,刑警们没有对调查陶弼才之行抱以厚望。果然,陶弼才在马天强和姚兴华被害期间,远在几百公里外的广东,没有作案时间。

根据陶弼才介绍,他的钱包和身份证早在1年多前就被偷走。

刑警又去看守所找小偷宋建中,他承认陶弼才的身份证也是他扒窃后送给“黑衣人”的3张中的一张。

正当保山刑警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搜寻黑衣人时,罪犯的已经跑到了大理。

4月22日晚,来自江苏省溧水县明觉乡光明村的翟先云,被害于下关客运总站对面的建设旅社南楼209房。与死者同住一室的旅客已悄然离去,而此人住宿登记的姓名正是十天前被杀的姚兴华。

根据服务员回忆:4月22日下午,“黑衣人”提着黑色皮包,出现在服务台小姐面前,问道:“有房间吗?”

服务员回答:“有。”

“我要一个两人房间里的床铺,这样可以节省一点开支。"

出门人的这种心情可以理解,服务员便把他安排在208房间。服务员告诉他,208房间里已经住有一个旅客,是江苏来的。这个以“姚光华”的身份证登记住宿的“黑衣人”连连点头,脸露笑容:“我喜欢有个人作伴,太好了!”

据后来案发后二楼服务员告诉刑警,她在“姚光华”住进208房间后去送开水和拖鞋时,听见“姚光华”和另一位旅客、江苏省溧水县41岁的翟先云谈得很热络,全然没有当天晚上要发生血案的迹象。

接到通报,保山刑警立马赶到大理。现场和之前两起杀人案完全一致,凶手也是使用电击枪,身穿黑西装。况且,单凭这张姚兴华的身份证就可以证明凶手的身份。

然而,在刑警还在大理走访目击者的时候,又有一起杀人案发生。

【中国大案纪实】鲜为人知的疯狂旅馆杀人事件全记录

5月2日,一位名叫魏永祥的西北大汉,又惨死在省会昆明南客站招待所的206房,随身携带上万元现金失踪。作案方式与前几案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登记住宿的身份证换成了苴国进。

刑警们心急如焚,立即从大理赶到昆明,立足未稳,黑衣人又于5月5日与一位名叫李维佼的少妇,出现在昆明西客站招待所。他用赵武成的身份证登记住宿,并且说李维佼是他同事,必须另住一间房。随后,他将一名叫范桂生的老人杀死在客房内,老人的皮包不翼而飞,里面有6000多元现金。

在短短的三个月内,神秘的黑衣人横跨三市,连伤5命,案件惊动了云南省公安厅。在省公安厅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厅长彭建飞、刑侦处长黄镒先和副处长杨有光三位资深高级警官,反复商议,认为务必短时间内抓住凶手。

警方立即组成专案组,将几个案件并案处理。

根据西客运站招待所服务员提供的信息,及住宿登记簿上记录的,易门铜矿工会干部王洪福在黑衣人杀害范桂生之前的5月4日曾与他同住一室。省厅决定:由具有30多年公安侦查生涯的省公安厅作战室副主任欧良发,带领年轻侦查员张磊赴滇西查苴国进,赵武成和李维佼;由省交通厅公安处副处长李代彪,率刑警芮卫东到易门铜矿找王洪福。

欧良发和张磊首先来到腾冲查少妇李维佼,却发现李维佼已于1990年从腾冲嫁到了粱河县。侦查人员转至粱河县,经查实,1993年2月至5月,从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李维佼,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梁河县。李维佼的嫌疑被排除。

后警方用了大量精力反复调查,终于找到了所谓的李维佼。这是昆明当地一个站街妓女。根据她回忆,一个穿黑衣的男人找她要求嫖娼,她就跟随这个男人去了一家旅馆。旅馆要求登记,男人就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女人的身份证登了记。这和她完全没有关系,她甚至不认识李维佼名字中的佼字。她和这个男人只是性交易,也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细。

由此,李维佼这个线索中断。

调查王洪福的刑警也无功而返,据王洪福介绍:他是出差来昆明的。王洪福生性谨慎,所以未成为“黑衣人”的刀下之鬼。在他住进昆明西客运站招待所的当天住了进来,两人自然要闲聊几句。“黑衣人”听说他是铜矿上的,便关心地问收入怎样。王洪福常年出差,有一定社会阅历和防范心理。他对“黑衣人”哭穷,说单位的效益不好,连工资都发不起,每个月只发50元生活费。其实,王洪福当时身上就带着5000多元钞票。结果,使“黑衣人”误以为他是穷光蛋而没有下手。当王洪福从李代彪副处长口中得知就在他睡的这张床上,“黑衣人”于5月7日晚上将另一名旅客杀死劫财的消息时,不禁一阵后怕。

难道黑衣人是赵武成?欧良发和张磊的视线转向新的目标。可是,据当地派出所介绍,赵武成于1993年2月7日到昌宁县做工,4月7日回家后一直来离开过保山市辛街乡尖山村。而黑衣人在昆明西客运站持赵武成身份证作案,则是5月份。显然,赵武成不具备作案时间。

现在,对于欧良发和张磊来说,滇西之行,如果还有线破案希望的话,那就是苴国进了。他们来到大理的巍山县水建乡永安村,很顺利地找到了此人。然而,苴国进称其身份证已于1991年2月被其侄子苴有高借走后至今未还。苴有高之所以借身份证,是因为他刚刚劳改释放后,只有释放证没有身份证。他急于外出打工,便将其叔苴国进的身份证借走。几个月前,苴有高路经保山市客运站旅馆歇脚时,同室的一老少借口苴有高偷了他们的东西,将他身上的78元钱及身份证强行拿走了。

他当时还报了案,抓住了小偷,但没有找到身份证。

得知这一情况,欧良发和张磊立马来到保山公案局,在该局刑警的配合下,从1991年2月保山客运站旅馆的住宿登记本上,查到了与苴有高同住的两名小偷。两人原是父子,均承认苴有高所述情节属实。但父子两均称,偷身份证实属被逼无奈-在此之前、他们只敢暗中偷不敢公开偷。他们之所以走上抢夺之路,是因为1991年2月初,他们联手在保山客运站售票处行窃时,被一名黑衣人抓住。对方威胁如不给他搞几个身份证,就要把他们扭送给公安。由于时间紧迫,只好住到旅店里去抢夺。当父子俩把抢来的身份证交给黑衣人时,对方给了他们一百元辛苦费。

不过,这个父子的父亲认为,这个黑衣人肯定是走江湖的:我把身份证交给他的时候,看他拿出好几张身份证。我也是走江湖的,这行我懂。一般身上带着这么多身份证的,不是做假证的贩子,就是在江湖流窜的重犯。

查完所有的线索,欧良发和张磊陷入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痛苦之中。

但是,李代彪和芮卫东的易门铜矿之行,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获得到了黑衣人留在王洪福日记本上的笔迹。这是目前凶手唯一留下的线索,这给侦破工作带来了一线生机。

可是,就在云南警方还没有将乱麻似的线索理出明朗的头绪时,新的案子又发生了。

8月29日,来自湖南祁东县的个体商人胡华南,被害于楚雄市禄丰县广通镇客运站招待所。广通警方查明,当晚与死者同住的旅客名叫何光孝,系保山市蒲瓢乡双河村人。

广通警方立即电告保山市公安局,请协查何光孝情况。专案组此时,已经不对凶手留下的身份证抱希望。

果然,根据调查,何光孝是一位在亲属严密监护下的精神病患者。像这样连自己家院子都出不去的严重精神病人,要到数百公里外的地方谋杀,显然是天方夜谭。线索再次中断。

就在四天以后,黑衣人又出现在了次理市,这次他的名字已经变成了刘家成。9月3日,在大众旅社北楼103房间,浙江渚暨县牌头镇的王钦良死在了他的手上。

大理市公安局政委张建国率刑警在现场反复勘查,终于取到两枚指纹,这也是重大突破了。

省公安厅接到楚雄和大理公安处的报案,立即召集了紧急会议,刑侦高手们纷纷发表意见,认真地分析了案情。鉴于黑衣人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作案7起,杀死6人,和以腾冲为起点,途经保山、大理、昆明折转楚雄。广通、下关,然后杀了个回马枪这一特点,得出了如下判断:下一步黑衣人很可能会出现在保山,也许在保山作案后,会从滇西方向潜逃出境,也许会再返回昆明,向内地逃窜。根据这一判断,省公安厅命令:由最近发案地的大理州公安机关在全州范围内进行搜捕;二、德宏、保山两地公安边防在边境加强防范,防止黑衣人潜逃出境;三,昆明公安机关加强对旅馆车站的控制,防止黑衣人流窜内地……

然而,黑衣人绝对不寻常。这个在江湖混迹多年的家伙,预感到警方可能在云南围堵他,竟然一下子逃到了四川。

黑衣人跳出云南警方的围追堵截来到西昌,无心欣赏神奇美丽的风光,又在谋划着新的犯罪。

在西昌这个小地方,黑衣人遭遇了第一次危险。众所周知,西昌是卫星发射基地。为了防止国外间谍,这里旅馆管理比较严格。

9月9日,他来到一家名叫“交通公寓”的旅馆,当晚,来自四川大足县龙水镇五金街44岁的邓修良,便在这家旅馆惨遭杀害。就这样,疯狂的杀戮再次开始了。

黑衣人不敢随便回到云南,开始流窜各地杀人。

9月11日,在四川成都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9月14日,在陕西西安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9月16日,在河南洛阳汽车站旅社杀死1人;

9月19日,在河南郑州火车站旅社杀死1人,

9月26日,湖南宁乡县大田常乐村的信厂华,被害于湖南长沙市东区㈩租汽车公司招待所;

9月28日晚,在短暂的1个半小时内,黑衣人分别在衡阳铁路金龙招待所301房,将株州铁路货运职工石安明杀害;在衡阳江东公安公司服务大楼204房,将湖北石首市科委物资站的葛宗文杀害,堪称丧心病狂。根据分析,黑衣人杀死石安明发现他没什么钱,于是立即又去杀死了葛宗文。

9月30日,在湖南怀化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10月1日,在贵州贵阳火车站旅社杀死1人;

10月3日,在广西柳州火车站411房间杀死河北成县梨元屯的高月阁;

10月5日,在广西荔蒲县汽车站招待所410房杀死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的应上锦;

10月14日,在广西捂州地区粮食局招待所杀死广西玉林柴油机厂的采购员陈进海;

10月14日,在广东肇庆市四路牌坊旅社地下室10号房间杀死福建省长汀市的王金文;

10月16日,在广州市汽车客运站招待所杀死1人;

10月20日,黑衣人故伎重演,同晚上,连作两案,先在广西南宁市朝阳旅社214房,广西合蒲县常乐镇的黄建新惨死,之后,又在广西南宁铁路招待所504房间,夺去了四川省内江市沙海煤矿职工李波的生命。

从1993年9月10日至10月20日,“黑衣人”的足迹踏遍了成都、西安、洛阳、郑州、宁乡、衡阳、怀化、贵阳、南宁、柳州、荔浦、梧州、肇庆、东莞七省11市,行程数千公里,耗时40天,杀16人! 至此,已有24个人惨死在黑衣人的魔爪之下。

此案杀人之多,涉案地区之广,破案难度之大,震惊全国。广西公安厅自认为没有能力单独侦破此案,于10月25日紧急电告公安部,建议由公安部牵头统一指挥协调全国公安机关侦破此案。

公安部部长亲自阅读了案件卷宗,深感震惊,下令限期破案。

按照公安部党委的指示,公安部刑侦局于1993年11月2日至5日,在南宁召集全国有关省市区公安厅(局)刑侦部门的领导和刑侦专家共商侦破大计。通过对8省市区1993年2月至10月所发旅馆系列杀人案25起、死24人的案情进行了全面分析,取得了共识。会议决定:

一、此案定性为全国旅馆特大系列杀人抢劫案;

二、由公安部刑侦局统一指挥侦破此案,并以公安部名义向全国公安机关发出紧急通报,树立全国公安一盘棋的思想,总体作战,及时互通信息,互相支持;

三、发案地区有关省市区公安厅(局)均应成立专案组,坚持专案专力;

四、以云南作为主战区,云南的保山以及滇西的楚雄、大理、德宏等地作为侦破工作的重点;

五、各有关省、区应对1992年以来发生于旅馆的旅客非正常死亡情况进行一次认真全面的复查;

六、由于此案系中国建国以来个人在旅馆作案手段最为残忍,方法最为隐蔽,时间最为长久,跨越地域最广,杀人最多以及防范和侦破难度最大的特大系列命案。其危害性远远甚于1983年“二王”持枪杀人的一类案件。因此,必须不惜切代价,全力侦破,公安部悬赏,谁家侦破此案,就对谁家进行重奖。

南宁会议结束后第五天,公安部刑侦局的紧急通报传到了全国3叶省市自治区以及铁路,交通、民航、林业的公安厅(局)。各地和各行业公安机关按照自己的任务和分工高速运转起来。在汽车站、码头、火车站、旅馆布下了缉拿案犯的天罗地网。

1994年1月,公安部刑侦局派出处长飞抵云南督战,并在侦查中心地区保山市召开了专案会议。

1994年2月,广西公安厅主动派出刑侦专家赴云南助战。

终于在1994年4月5日有了新线索.....但是......

1994年4月5日,楚雄公安处报告,4月4日凌晨,住云南省禄丰县广通镇茶叶市场停车场旅社412房间,来自弥勒县烟草公司42岁的驾驶员段华,在一自称王林的年青人对其进行谋杀抢劫过程中被惊醒。搏斗中,对方仓皇翻墙逃走。案犯将一黑色提包和一件黑色西装遗留在现场,包内有大理祥云县禾甸乡瓦窑村李雨福的身份证和王林的拖拉机驾驶证、及段荣光的存款单4张。

鉴于此案和凶案非常相似,专案组非常兴奋。接到报告后,尽管已经入夜,杨有光还是率欧良发和张磊从昆明驱车赶到了300公里外的祥云县城。

4月5日晚9点半,李雨福被抓获,经段华辨认,正是作案者。李也供认不讳,并交待了自己的作案经历

他1985年4月曾因盗窃罪,被姚安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1988年2月出狱后,他不思悔改,继续盗窃,被南华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1992年2月释放后,作恶升级,又分别在云南广通等地进行抢劫活动。他一般采用和陌生人同住一屋,乘着受害者熟睡,将他打晕,然后将走财物。

此案与公安部串并的旅馆系列杀人案具有许多相似点,深挖价值很大,省公安厅党委决定由案犯所在地的大理公安处长尹树贤与杨有光共同负责专案,下设审讯,后勤,查证、机动组。由于案件遍及全国,单单车旅费就花费巨大,专案组经费紧张。不过,尹树贤表示,就是勒裤带欠重债也要查到底,攻克此案。

经核查,李雨福作案手段与“黑衣人”作案手段接近,但有明显区别。李雨福只是用木棍之内,将受害者打晕,并不敢杀人。

最关键的是,经王洪福,雷蒙光、邱明华等人辨认后,李雨福根本就不是那个黑衣人。

最后又经过指纹和笔迹鉴定,李雨福也被排除嫌疑,他并不是“黑衣人”。

奇怪,自从1993年10月20日,黑衣人在广西南宁杀害李波以后,就突然消失了,消失时间之久,令人费解令人吃惊。而按照黑衣人的作案规律,应是快节奏跳跃式连续杀人的,1994年没有露面,1995年也没有音信。

黑衣人逃亡国外

原来,黑衣人从四川回到云南,当时就已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警方的搜捕无处不在,他的模拟画像到处都是。尤其是各种旅馆,都接到协查通报。不说昆明,楚雄,大理,保山,腾冲难以藏身,甚至连十分封闭的怒江都无法立足。黑衣人在江湖流窜多年,深知继续留在国内很有可能被抓捕。犹豫再三,他决定逃到国外去避避风头。于是,他从陇川县章风镇偷越国境,来到了缅甸。

在缅甸浪迹了一段时间之后,东不成西不就的黑衣人钱很快用光了,没钱的他在国外根本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这让他萌生了冒险回国的念头。但中国那么大,哪里才是他的归宿?是去陇川的大象之乡,还是到瑞丽的孔雀之乡?

国外无法生存的黑衣人经过一番思考,决定先到国内的瑞丽。

于是1996年4月17日瑞丽客运站招待所杀人事件就发生了。

瑞丽市公安局长和政委、副局长研究完3年前的案件卷宗后,决定立即成立专案组:以公安局长为组长,抽调了各警种24名精兵强将为成员,迅速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了以旅馆为重点的全方位侦查搜捕。

黑衣人在瑞丽杀人后,并没有急着离开。

有始有终,凶手最终还是在旅馆被擒

4月21日晚,黑衣人走进了设在瑞丽市的德宏州热带作物研究所招待所。

当黑衣人选了最低档的房间后,服务员让其出示身份证时,已经做了20多年服务员,看到黑衣人的神色就有些怀疑,有经验的服务员接过身份证一看,见上面印着高盛龙的名字,不禁心中一惊。因为,4月19日,勐卯派出所民警到招待所特地来招待所打招呼,凡是持有高盛龙身份证住宿的人,要马上报告。

40多岁的服务员,没少接触过三教九流的人,她非常淡定又热情地说:“我们这里条件可好啦,服务更没说的,大部分是回头客,单人间24元,双人间20元一个床位。有卫生间,有彩电……”给黑衣人介绍了一番后,便亲自把高盛龙送进了房间,

然后给楼下保安使了使眼色后,飞奔到最近的公安局,向当班警察汇报情况,但服务员怕高盛龙发觉异常,在公安局停留了不到3分钟又跑了回去。

听到发现了高盛龙,专案组极为兴奋,下令勐卯派出所立即出警,务必生擒歹徒。

抓获这个所谓的高盛龙以后,专案组立即采集了他的笔迹、指纹和相片,送到技术鉴定。

虽鉴定需要时间,但这个高盛龙和黑衣人的相貌基本一致,指纹粗略对比也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肯定这家伙就是凶手。

4月23日上午,孙建东局长便在市局刑侦大队办公室组织了审讯。

由于有了很多证据,专案组胸有成竹,不怕歹徒不交代。

经过长时间的声讯这个所谓的高盛龙终于供述了他那令人发指的犯罪事实,交待了流窜十几个省市自治区作案26起,杀死25人的情节,他的真名叫李枝永。

"【中国大案纪实】鲜为人知的疯狂旅馆杀人事件全记录"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